本文摘要:在论坛现场,文安智能创始人陶海、五谷丰登科技智能理解产品团队总经理宋朝、亿欧新生产频道主编李基祥展开了城市智能化、身边技术进化史的智能城市行业对话圆桌辩论。李基祥:无论文安智能还是五谷丰登科学技术在智能城市领域都有相当大的建设。

人工智能

11月30日,亿欧主办的新技术新动能创新者论坛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顺利举行。在论坛现场,文安智能创始人陶海、五谷丰登科技智能理解产品团队总经理宋朝、亿欧新生产频道主编李基祥展开了城市智能化、身边技术进化史的智能城市行业对话圆桌辩论。目前,在AI中投入仅次于的工程项目是智能城市的建设,3年后在智能城市建设中的人工智能商业化价值在哪里?陶海指出,未来智慧城市的建设在发展中可以概括为横纵。

纵向是无处不在的感觉,横向是AI给予的过程再生,现在智能城市主要处于部分数字化和小规模智能化阶段,今后20年可以工作。宋朝指出,技术最后以人为中心,人工智能和智能城市最后为人类生活大幅度进行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四个字。

以下是圆桌论坛内容的原文,亿欧在不改变意图的情况下部分被删除。人工智能导航技术应用,创业者如何定位入局?李基祥:今天的一环标题上写着关于智能城市的事,我对两个人的理解,两个人在人工智能行业工作了很长时间,另外两个人要求非常简单的说明,说明自己在人工智能方面工作了多少年陶海:这个问题有点暴露年龄。我从1991年开始自学研究计算机视觉,首先进行指纹识别,然后进行脸部表情视觉,然后追踪立体视觉等。05年成立了北京文安智能,当时被称为计算机视觉公司,现在被称为AI。

主要应用领域一方面是智能城市,明确是智能交通智能商业。宋晨:从2015年开始人工智能商业化落地,从0到1,从1到100,从安全、教育零售到房地产、医疗等,整个过程的经验都有挑战。目前,五谷丰登科学技术方面属于五谷丰登大集团,在生态方面,五谷丰登科学技术给集团自身带来了科学技术的能力,包括人工智能中的智能理解部分、大数据、块链、五谷丰登云部分。

除了给集团内部的能力外,从2017年开始,我们逐渐开始给予能力,包括智能城市的各个领域,都很醉。李基祥:无论文安智能还是五谷丰登科学技术在智能城市领域都有相当大的建设。

我们目前在智能城市使用的许多技术不是人工智能,但人工智能的概念创造了传感器和其他技术应用于行业。现在创业者应该如何定位转入智能交通行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转换安全、医疗可能是政府资源,渠道经销商有竞争力是最重要的。因此,对于现在的创业,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自己不是技术驱动型的公司呢?陶海:让我问一下。

知道这个问题是核心和重要的问题,有时我经常考虑这个问题。假设今天创业的企业,如何确保未来的发展?我想要的是,首先人工智能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世俗人工智能,一个是象牙塔人工智能,一个是知道人工智能,知道人工智能非常困难,取代抛弃人工智能,如何思考,如何编码我们的知识库,如何自动扩展,甚至如何理解,这些方面包括过去进展非常缓慢。我们工作了这么多年,感觉没有本质的突破。

只是现在数据变大了,网络变大了,计算能力变大了,所以我们的数值能力变得更强了。只要你给我很多数据,我就能做什么,这个AI技术的繁荣主要基于这个背景。现在创业,看到很多AI公司实现了很多识别功能,只是实现了数值,只要有足够的数据橘子就能出来,对创业公司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实质上,我们找到了像历史上这样实现自动化的公司一样,我们可以依赖的实质是在细分的横向领域制作闭环,确实给顾客带来价值,不要责怪细分,但是一定要浮起来,闭环给顾客带来价值,这是我的解释。李基祥:这个问题的回答有点严格,陶海总是问的很诚实。宋先生总是怎么想的?宋朝:首先,我赞成陶总的说法,推荐一个典型的例子。

从2015年开始确实实实现了人工智能的商业化落地,也许只有我能做汽车扳手。这个扳手属于我的核心竞争力,别人找我,我产生后面有价值的东西,所谓的汽车。

最后科学技术的发展,无论是创业型企业还是传统企业,技术门槛都不会逐渐减少,只会逐渐地区同质化和免费化。从计算机上的杀毒软件,用于上面的APP,现在完全免费,基于同质化。从2017年开始,特别是到2018年之后,找不到技术门槛,大家都有扳手,有的扳手很漂亮,有的很硬,最后实际的东西,我花的时间可能比别人稍微宽一点。接下来的阶段大家都找不到。

这个扳手可能是免费的,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拿到扳手。其次,不能区分实际的汽车行业。例如,家电,无论是电视还是冰箱,从国内外品牌的比较来看,基本功能都是一样的。

因此,一些结论逐渐从单一的技术向前移动,价值点向最后的成品移动。回到AI行业,最后的产品是刚才说的闭环行业和这个领域,这个领域本身无论大小,只要通过技术,通过AI赋予能力产生价值就是核心。这是所有创业者,包括五谷丰登科学技术在内应该贯彻的核心要点。

人工智能赋予各行各业,三年后商业价值在哪里?李基祥:我们以前看到的医疗领域、保险领域、极高的精度地图,每个人都在行业里,做得很粗俗。那还有三年,人工智能有商业价值吗?对企业来说,有商业价值的概念吗?宋朝:是的,在这一点上,五谷丰登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更好的是金融企业与科学技术没有关系,我们认为是买保险的公司,来促销这个保险的金融。然而,情况并非如此。

五谷丰登集团整体的业务体系也相当大。你找不到所有的大公司都开始做中台。中台融合我们的技术,构筑整体智能化。

对于智能城市的建设,从业务的角度来看,五谷丰登科学技术作为中台,构筑了整体的科学技术能力和感觉能力,包括人工智能的一部分。上端不链接业务公司,包括五谷丰登智能城市公司,包括医疗科学技术、智能房地产、政务,专属领域的公司与创业领域的横向化相辅相成。各业务公司无论是使用我们自己研究的技术还是融合的技术,都能给业界的目标客户带来最后的价值,构成闭环,在这里推荐更加亲切的实际案例。例如,汽车保险,例如众所周知的五谷丰登汽车保险:以前赔偿是第一位营业员去现场看摩擦的情况,现场损坏,回到总公司处理各种申报书,整个周期花费时间,对保险营业员和业主来说非常困难。

现在AI发挥作用后,现场经常发生交通风,现场拍照,录像传播到后台,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实现图像的损坏和录像的损坏,完成赔偿。过去,一个人不能每天处理两三个订单,但现在有几百个订单甚至更多。

这种方法确实是智能的。对于整个智能城市来说,我们指出它的粒度应该细分。

李基

对于确实的横向领域,每个点都会非常细分。李基祥:细分领域还有很多事情。

陶海:我在未来的智慧城市建设中有很多事情要做,可以概括为横纵。纵向是无处不在的感觉,深圳说要安装(120万台)照相机,不够,不多,可能还太多。其他城市也是如此,世界更多,今后几十年可能有工作。十几年前提到概念,无处不在的计算,只是无处不在的感觉和解读。

例如,在大街上,如果需要垄断面积的话,公安的市场需求、通缉犯、水务的市场需求、积水在哪里呢城市管理的市场需求,内乱行驶,环卫的市场需求,地面垃圾是否清扫等,各方面都有感觉,这是未来我们的感觉层最重要的方向,未来分辨率更低,边缘集散地更强,成本越来越低那是AI给予的流程再生,例如清扫垃圾的早上和晚上各一次,现在不是,有垃圾就去,不去,感觉智能地管理城市。这方面的应用,现在还没有开始,现在是非常初级的阶段,有些城市正在开展一点试验,这意味着整个智能城市主要处于部分数字和小规模智能阶段,离全面数字化、全面智能差距太远,我们今后10年20年李基祥:企业是闭环最重要的推进者,除了获得技术服务外,还是获得云计算的经营者,政府也是最重要的作用。但是,事情并不那么成功,其中有可能发挥不了更大的发展作用。是我们企业还是政府政策的反对?陶海:我真的是双向的。

我们国家政府非常重视人工智能的大数据技术和物联网技术,在智能城市IBM首先明确提出,但先落地的步伐也是我们国家。而且我国人口多,面积大,管理复杂,对智能依赖也不太反感。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政府有很强的动力。从我们企业的角度来看,必须根据市场需求,特别是刚到达,不是每天翻转那个模式,而是从炫耀技术的角度来看,如何确实协助政府,协助城市建设,使世界更加丰富多彩,协助政府获得解决方案,一点一点地,智能技术的特征非常零碎,确实一起非常零碎大家一点一点地经过两年三年五年,我们需要找到很多领域来设,在企业和政府的领导下可以建设,我是这样想要的。

李基祥:我们企业发展了多少?宋总。宋晨:站在我的观点上,企业获得整体方案、技术、产品、政府是政策性的指导,我无论是政策性的指导还是其他的指导,最后人工智能和智能城市围绕4个字,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只有这4个字确实超过了,政府没有利益如果不环绕降低成本,无论是酷的技术还是白科学技术的展示、展示等,我都是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的道路。

像铱星计划一样,最后也是因为积极,最后计划整体的结束。我们指出,无论技术创新是否一直要围绕业务本身,一点一点地分析和指标业务降低成本,反映出技术能力后的变化,特别是企业成本减少了多少,效率提高了多少。

这是我们创造性、业务、产品、最核心的本质,还是要踏踏实实地做这些事情。否则,是暂时的技术,现在技术回归非常慢,今天我们谈论人工智能,后天谈论块链,回归技术非常慢,逃脱本质,技术最后以人为本,降低本效率我们一直在探索。以行业为中心,智能城市领域的创业机会还剩多少?李基祥:还是以行业为中心的角度。

我相信有很多创业者,最后一个问题是把范围限定到智能城市领域,从什么角度来看有创业机会呢?宋晨:从创业机会的角度来看,首先要看宏观政策的方向,行动不能逆水行舟,这不是创业的大前提。目前,国家在人工智能、块链领域有政策关注和支持,智能城市也是如此。安全、环境保护、政务各领域有很多政策。

这是第一点,我们必须以此势头反对一些大政策。第二,尽量避免酷,或者拍头,科学技术的能力更多,确实需要帮助客户解决问题的实际问题,而且需要重视生产。我还在强调我们的团队,如果没有支出的研究,基本上是流氓,投入后需要给予的价值是回到刚才说的降低成本的效果。

第三,创业者,创业属于资源的要求,该资源本身不一定是顾客的资源,也许是算法的资源,也许是能力的资源,这些方面都有关系,创业没有这些能力的先天优势,更不容易成功。李基祥:宋总是用方法谈论这件事,陶总需要再行吗?陶海:智慧城市目前投入仅次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公安,一个是交通,在这两个方向创业很困难。因为有很多大公司,包括五谷丰登。

但是,我在很多细分领域有很多机会,我们现在和很多城市交流,找到所有的AI公司都同意人脸识别,车辆识别,逮捕通缉犯,信号控制,城市大脑一样,但是有很多细分,国土、环境卫生、环境保护、水务、综合治疗、城市管理只是没有人管理,这里的特征是市场需求还在研究开发,我们怎样才能给予价值,节省人力,提高体验,这是我们的实践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真的在这里。细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纵向的。横向的,现在确实决策层AI的公司很少,即使是智能城市,两个原因,一个是不好的算法,人工智能发展缓慢,Alphago是智能搜索算法,我们的决策层不是搜索层,而是决策层第二,我国是轻硬件重软件重服务,决策层的产品基本上是软件和服务,没有支出,本身有利于在这个方向上发展,但国家也迅速意识到这样的问题,逐渐变得更加重要,打开设备后如何运营确实有AI能力的公司可以试图在决策层面发展。宋晨:我说实际干货,五谷丰登不存在很多资源。

正如陶总所说,五谷丰登本身也不生产硬件,我们的体积就像大象,在智慧城市的各行各业都在扩大,商业模式与其他企业不同,我们是金融技术的方式。举个例子,在社区里刷脸是虚构的,其他公司需要买面板机和系统。但是,五谷丰登可以产生的关注点和合作模式没有区别。

谁来为这个买,是房地产公司吗?房地产公司每月不支付房地产费,房地产费意味着资金融化。如果是五谷丰登生态的客户,资金可以溶解在我们的五谷丰登系统中。例如,溶解在平安银行,平安银行和五谷丰登科学技术属于集团内的子公司,彼此没有内部的销售补助金系统。我们不会将所有补助金应用于智能和信息化的研究开发投入。

因此,社区房地产客户、平安银行、五谷丰登科学技术三者的互利共赢也是生态共赢。这种模式的其他公司可能做不到。

因为那是金融技术的方法。例如,在深圳机场廊桥,五谷丰登的广告充满了价值数千万甚至超过亿美元。机场是信息化改造的项目吗?也有。不能在福系统内进行信息化改建吗?整个过程属于商业模式的变化或商业创造力。

在这种创意模式下,在这种生态模式下,初创公司可以环绕生态模式找到它的价值。但是,市场有大量的综合市场需求、性需求,某公司无法构筑一切能力。例如,我们现在主要是声纹识别和脸部识别,但是我不能进行虹膜识别,还有其他生物证明方式,我们也不能进行硬件,但是在五谷丰登的生态系统中,所有的制造商都有机会再次参加,构筑共赢,五谷丰登这样的大系统最不可或缺的是资源和场景,这是五谷丰登系统内真正的干货。

从生态开始到近两个月,我们招募了两批生态合作伙伴,五谷丰登云AI生态合作伙伴,包括生产的智能硬件在内,由于任何家庭对我们都有实际价值。李基祥:感谢两人没有留下的共享。陶海:刚才康总说完了,我想补充,我确实想要的是支付宝送来海尔优家的冰箱,卖东西用支付宝支付。

李基祥:这是新商业模式的变化。

本文关键词:人工智能,亚博APP,陶海,能力

本文来源:亚博APP-www.skylitz.com

相关文章